2018年电影与观众的“生死局”如何破?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1-19 11:22

截至去年,中国电影市场银幕数量已经全球第一,然而发行放映同质化严重、差异化不足。“有的电影找不到自己的观众,有的观众找不到自己的电影”已经成为业内人士公认的现象。

发行是渠道,放映是终端,真正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还在于电影生产链条中的最初端:制片。

在重提内容为王的今天,结合流行的互联网思维,中国电影制片行业如何适应不同观众的需求,成为了当下业内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制片“破局” 核心是“用户”

电影票房突破500亿元,银幕总数超过5万块……回眸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依然保持较快增长。但在电影产业化发展进程中,创作者还面临很多制约和瓶颈。不久前由国家电影智库、北京电影学院、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电影企业家论坛上,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影制片企业“破局”的核心是用户。

找准痛点:管理制度僵化

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张宏指出,近年来,国有电影制片企业面临着一些发展的困难和问题,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国有电影制片企业改革不彻底,负担沉重;二是在产业链结构上依然停留在制作端,与当下电影产业的发展不协调、不适应。他以上世纪80年代西部电影崛起为例,认为西影当年之所以蓬勃发展,得益于当时国家在电影体制方面,尤其是用人机制方面的巨大改革力度。“实行灵活机制,将创作机会给年轻人、给外部的人,拍摄出一大批精品。”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喇培康说,国有电影制片企业的困难不在资金,而在于行政色彩浓、决策效率低,尤其是人事管理制度僵化。目前,借鉴民营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逐渐探索,对于打破僵化的人事制度起到了积极作用。

改善现状:坚持“内容为王”

针对制片企业如何更好发展,喇培康认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应加强合作,实现互利共赢;政府应完善资助机制,重点资助处女作影片、有创新性的新作等影片;此外,应加大版权保护力度,严惩偷漏瞒报票房的行为。

“制片企业要活得长,关键在两条:一是规模化,二是系列化。”新乐视文娱董事长张昭说,制作电影存在较大风险,只有规模做上去了,才能平衡盈亏实现长远发展;制片企业要想实现持续的影响力,需要在IP化、系列化上下功夫,真正贯彻“内容为王”。

瞄准未来:“破局”的核心是用户

“过去中国电影票房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长,很大程度是靠银幕增长拉动,而未来则主要靠内容拉动。”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说。

中国电影市场银幕数量已经全球第一,但发行放映同质化严重、差异化不足,导致“有的电影找不到自己的观众,有的观众找不到自己的电影”。对此,曾茂军认为,个性化电影消费会成为未来发展的趋势,特别是在当下中国银幕数超过5万块之后,已经具备分线发行的可能。因此,未来应当把更多钱花到内容制作上。

张昭说,中国电影制片企业“破局”的核心是用户。电影制片企业一定要有扎扎实实的用户基础。此外,电影制片企业还要有“市场观”,能够清楚了解电影市场的消费主力群体,明白他们的需求。

文/新华社记者 史竞男

非常道

一部《无问西东》,观众为何两极分化?

正在上映的电影《无问西东》目前的口碑产生强烈分化,两大阵营唇枪舌剑,一部电影能够在市场上产生影响,衍生出话题的涟漪,是一件好事。艺术的魅力本来就不是“口径统一”,而是促人思考,所以,有不同意见很正常,而《无问西东》之所以有如此争议,恰恰映照了影片明显的优点与缺点——它的情怀满分,鼓舞了人;但叙事偏弱,令人遗憾,如同一艘巨轮扬帆乘风,却没有走得更远。

《无问西东》用四段故事来交错讲述清华大学的百年之路,展现时代巨大的变迁过程中,一群年轻人对于自我和真理的苦苦追寻,影片颇有史诗风格,所以驾驭起来难度很大,在影片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四条故事线进行频繁生硬的切换,让人感到很强的割裂感,难以立刻入戏,如同宏大的历史却几乎只是被一根细线穿在了一起,观看时,总觉得那细线过于单薄,会承受不住,会断掉。而随着影片的推进,支离的线索开始汇聚,到中间部分,影片才逐渐清晰,尤其是王力宏演绎的抗日战争的段落中,达到了一个情感的高峰。

如果按照电影艺术的要求来看,这部电影的画面推动有一种滞后感,电影语言并不成熟,在大部分的时间里,电影就像是在给散文诗和MV去配画面,而不是靠故事本身的动力行进。人物之间的关系也有些牵强,受到四段叙事的影响,人物无法进行更深层次的雕刻,只能浮于表面。

对于一位新导演来说,《无问西东》的体量太大了,这是很多成熟导演也难以驾驭的,所以,在此并不是批评导演,只是觉得她面对的时空过于巨大,使得她无法得心应手地发挥。值得欣喜的是,这部影片也收获了相当的好评,这与其中展现的情怀有关,虽然影片在叙事上有欠缺,但是,导演努力地想要脱离“小我”,寻找人生另一层境界,呈现了一种博大的情怀,一个慈悲的视角,其境界是高远的,让人获得了温暖与希望,这种努力被观众感受到了,可以说,《无问西东》与同档期想要展现“大唐盛世”却没有脱离“小情小爱”的某部名导之作要高级很多,所以,尽管《无问西东》的缺点非常明显,但是,人们也愿意去给导演李芳芳送去掌声。

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每一小步的前进都值得鼓励,所以,《无问西东》虽然不完美,但是也至少有趋向于完美的努力,而努力的过程中,也有“吃力”的地方。如果观众觉得流泪代表一部作品的成功,那么《无问西东》确实让很多人泪流满面;如果观众觉得煽情之余,还有未向深处延展的遗憾,那么,就证明了这部电影的整体性偏弱,驾驭的功力还有待增强。所以,观众会因此产生了两极分化,但是,不同的观念对于中国电影来说都是一种促进,喜欢的人以肯定的态度助阵,而不喜欢的人则用遗憾之心来鞭策,这种争论无所谓高下,只要出于自己的真心感受,那么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反而是一面最清晰的“镜子”,可以照见自己的真实面目。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扬

编辑:邱邱
数字报

2018年电影与观众的“生死局”如何破?

北京青年报2018-01-19 11:22:48

截至去年,中国电影市场银幕数量已经全球第一,然而发行放映同质化严重、差异化不足。“有的电影找不到自己的观众,有的观众找不到自己的电影”已经成为业内人士公认的现象。

发行是渠道,放映是终端,真正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还在于电影生产链条中的最初端:制片。

在重提内容为王的今天,结合流行的互联网思维,中国电影制片行业如何适应不同观众的需求,成为了当下业内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制片“破局” 核心是“用户”

电影票房突破500亿元,银幕总数超过5万块……回眸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依然保持较快增长。但在电影产业化发展进程中,创作者还面临很多制约和瓶颈。不久前由国家电影智库、北京电影学院、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电影企业家论坛上,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影制片企业“破局”的核心是用户。

找准痛点:管理制度僵化

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张宏指出,近年来,国有电影制片企业面临着一些发展的困难和问题,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国有电影制片企业改革不彻底,负担沉重;二是在产业链结构上依然停留在制作端,与当下电影产业的发展不协调、不适应。他以上世纪80年代西部电影崛起为例,认为西影当年之所以蓬勃发展,得益于当时国家在电影体制方面,尤其是用人机制方面的巨大改革力度。“实行灵活机制,将创作机会给年轻人、给外部的人,拍摄出一大批精品。”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喇培康说,国有电影制片企业的困难不在资金,而在于行政色彩浓、决策效率低,尤其是人事管理制度僵化。目前,借鉴民营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逐渐探索,对于打破僵化的人事制度起到了积极作用。

改善现状:坚持“内容为王”

针对制片企业如何更好发展,喇培康认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应加强合作,实现互利共赢;政府应完善资助机制,重点资助处女作影片、有创新性的新作等影片;此外,应加大版权保护力度,严惩偷漏瞒报票房的行为。

“制片企业要活得长,关键在两条:一是规模化,二是系列化。”新乐视文娱董事长张昭说,制作电影存在较大风险,只有规模做上去了,才能平衡盈亏实现长远发展;制片企业要想实现持续的影响力,需要在IP化、系列化上下功夫,真正贯彻“内容为王”。

瞄准未来:“破局”的核心是用户

“过去中国电影票房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长,很大程度是靠银幕增长拉动,而未来则主要靠内容拉动。”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说。

中国电影市场银幕数量已经全球第一,但发行放映同质化严重、差异化不足,导致“有的电影找不到自己的观众,有的观众找不到自己的电影”。对此,曾茂军认为,个性化电影消费会成为未来发展的趋势,特别是在当下中国银幕数超过5万块之后,已经具备分线发行的可能。因此,未来应当把更多钱花到内容制作上。

张昭说,中国电影制片企业“破局”的核心是用户。电影制片企业一定要有扎扎实实的用户基础。此外,电影制片企业还要有“市场观”,能够清楚了解电影市场的消费主力群体,明白他们的需求。

文/新华社记者 史竞男

非常道

一部《无问西东》,观众为何两极分化?

正在上映的电影《无问西东》目前的口碑产生强烈分化,两大阵营唇枪舌剑,一部电影能够在市场上产生影响,衍生出话题的涟漪,是一件好事。艺术的魅力本来就不是“口径统一”,而是促人思考,所以,有不同意见很正常,而《无问西东》之所以有如此争议,恰恰映照了影片明显的优点与缺点——它的情怀满分,鼓舞了人;但叙事偏弱,令人遗憾,如同一艘巨轮扬帆乘风,却没有走得更远。

《无问西东》用四段故事来交错讲述清华大学的百年之路,展现时代巨大的变迁过程中,一群年轻人对于自我和真理的苦苦追寻,影片颇有史诗风格,所以驾驭起来难度很大,在影片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四条故事线进行频繁生硬的切换,让人感到很强的割裂感,难以立刻入戏,如同宏大的历史却几乎只是被一根细线穿在了一起,观看时,总觉得那细线过于单薄,会承受不住,会断掉。而随着影片的推进,支离的线索开始汇聚,到中间部分,影片才逐渐清晰,尤其是王力宏演绎的抗日战争的段落中,达到了一个情感的高峰。

如果按照电影艺术的要求来看,这部电影的画面推动有一种滞后感,电影语言并不成熟,在大部分的时间里,电影就像是在给散文诗和MV去配画面,而不是靠故事本身的动力行进。人物之间的关系也有些牵强,受到四段叙事的影响,人物无法进行更深层次的雕刻,只能浮于表面。

对于一位新导演来说,《无问西东》的体量太大了,这是很多成熟导演也难以驾驭的,所以,在此并不是批评导演,只是觉得她面对的时空过于巨大,使得她无法得心应手地发挥。值得欣喜的是,这部影片也收获了相当的好评,这与其中展现的情怀有关,虽然影片在叙事上有欠缺,但是,导演努力地想要脱离“小我”,寻找人生另一层境界,呈现了一种博大的情怀,一个慈悲的视角,其境界是高远的,让人获得了温暖与希望,这种努力被观众感受到了,可以说,《无问西东》与同档期想要展现“大唐盛世”却没有脱离“小情小爱”的某部名导之作要高级很多,所以,尽管《无问西东》的缺点非常明显,但是,人们也愿意去给导演李芳芳送去掌声。

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每一小步的前进都值得鼓励,所以,《无问西东》虽然不完美,但是也至少有趋向于完美的努力,而努力的过程中,也有“吃力”的地方。如果观众觉得流泪代表一部作品的成功,那么《无问西东》确实让很多人泪流满面;如果观众觉得煽情之余,还有未向深处延展的遗憾,那么,就证明了这部电影的整体性偏弱,驾驭的功力还有待增强。所以,观众会因此产生了两极分化,但是,不同的观念对于中国电影来说都是一种促进,喜欢的人以肯定的态度助阵,而不喜欢的人则用遗憾之心来鞭策,这种争论无所谓高下,只要出于自己的真心感受,那么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反而是一面最清晰的“镜子”,可以照见自己的真实面目。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扬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