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九的婚讯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4-09-11 11:01

■林如敏

沉寂许久的刘翔以一纸婚讯再度成为焦点。

新娘葛天在微博上发布两人的恩爱照,配文是“我最爱的人,最爱我的人”。看官,这几个汉字看上去简单明了,其境界却堪称大道至简,平实之下深不可测。盖世间男女,普遍遭遇的尴尬是“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能像葛天这样,爱我之人亦我所爱,滔滔天下,鲜矣哉。如果真的是言为心声,这对青年男女的幸福,倒真不是毛毛雨。

但是,过于圆满的爱情,对于一名伟大运动员来说,是某种潜在的危险。民国散文家梁遇春在《寄给一个失恋人的信》中写道:“失恋人同结婚不得意的人在极端失望里爆发出对爱情依依不舍的爱恋,和凤凰烧死后又振翼复活再度幼年的时光一样。只有结婚后觉得满意的人是最痛苦的,他们达到日日企望的地方,却只觉空虚渐渐的涨大,说不出所以然来,也想不到一个比他们现状再好的境界,对人生自然生淡了,一切的力气免不了麻痹下去。”要是刘翔“一切的力气免不了麻痹下去”,那么对于他的复出,人们岂不是真的无法指望。

但刘翔显然没有打算从此坐拥娇妻,远离江湖。9月9日,他在微博上宣布喜讯,图片是他和葛天偎依在一个跨栏前,文字是“我最爱的它和她”。请注意文字顺序,是它和她,它在她前。在宣布婚讯这样的人生重大事件时,刘翔把跨栏放在了娇妻之前,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信号。他最爱的是它,而不是她,他依然想着为它征战,即便是现在已经有了她。对于一名伟大运动员来说,这无可厚非,可能还让人肃然起敬;但若是站在她的角度,则未免有点失落,尤其是她如此高调地宣称对方是“我最爱的人,最爱我的人”。

文体明星联姻,前人已经有无数实践。我不想以诸多离异的例证来揣测刘翔和葛天的爱情,这不符合对一对刚刚领证的青年男女应有的善意。但由于一夜成名,葛天被扒出了不少并不正面的八卦,包括整容疑云、年龄疑云等。这让人捏一把冷汗。与娱乐圈沾边的婚姻,需要有更坚硬的外壳、更成熟的智慧。

知情人士说,刘翔9月7日已经领证,但专门等到9月9日才宣布。9月9日者,长长久久之意也。通常人们对某一对象的强调,正是因为它在现实世界中的稀缺。如果久久是一种必然,刘翔也就不用如此刻意地发布九月九的婚讯了。

编辑:牟青
对《九月九的婚讯》表态
对《九月九的婚讯》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